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前夫高能 > 第26章 S2.E5.好人卡

第26章 S2.E5.好人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26,
  
      下午三点,正午的燠热正逐渐散去,外头起了风,将临窗的梧桐叶吹得哗哗作响。
  
      李维斯将百叶帘卷起来,推开窗户,清爽的风立刻灌了进来,吹淡了病房里经年不散的药味。
  
      “有点胃口了吗?”李维斯架起小餐桌,将买回来的下午茶在上面一一摆好,新鲜出炉的红豆司康,冷藏过的覆盆子麦芬和蓝莓乳酪蛋糕,外加一大盒烟熏三文鱼蔬菜沙拉。
  
      “买这么多?”宗铭嗅到蛋糕浓郁的香甜,食欲微微振作了些,“中午刘队长没给你管饭?”
  
      “是我自己不好意思吃。”李维斯将星冰乐插好吸管,摆在他面前,“大家都在忙,我一个人在那添乱,还偷偷看人家电脑……嘿嘿,主要是有个消防员盯着我,我怕他看出我是个蹭案情的。”
  
      蹭吃蹭喝还有人蹭案情……宗铭失笑。李维斯用餐刀将蛋糕划成小块,递给他一把小叉子:“吃吧,这顿我请。”
  
      宗铭道:“报账吧,这算工作餐,说好管吃管住的。”
  
      “哎呀,我忘记要发|票了。”李维斯翻了翻衣兜,叹气,“下次吧,下次我记得要发|票。”
  
      “要什么发|票,我连个会计都没有。”宗铭叉着蓝莓乳酪蛋糕吃,道,“刷脸就行了,你这张脸在我这里管用。”
  
      李维斯瞬间感觉宗铭是个好领导,土豪的魅力真是无法阻挡啊哈哈哈!
  
      清风徐徐,阳光明媚,虽然是在病房里,但有了美味的甜点和香浓的咖啡,这顿下午茶仍旧显得安适惬意。李维斯吃了半盒沙拉,感觉不那么饿了,才开始向土豪领导请教工作:“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办?我再去找刘队长可能不太合适了,今天他已经开始怀疑我了。不过我可以去看看韩小豆,他说过有韩博涛的消息会通知我。”
  
      宗铭摇头:“你找他他也不会理你的,今天是例外,因为你参与了韩小豆的营救。下次你再见他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他们办案条例很严格,外人不可能接触到核心情报。”
  
      “唔。”李维斯有点失望,咬了一口红豆司康,又道,“那我还是继续之前的思路,寻找那天我遇到的超级脑吧,如果他是送关杰母亲来医院的人,那他肯定住在光电研究所福利区里,也许我可以通过靓靓妈打听一下。”
  
      宗铭仍旧摇头:“那么多人,大海捞针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况且超级脑的波动是间歇性的,你哪里就那么好运再次撞上它活动呢?”
  
      李维斯“哦”了一声,有点泄气。
  
      宗铭道:“想第一时间深入案情,必须和刘队长那边共享信息。”
  
      李维斯问:“怎么共享啊?”
  
      宗铭道:“要么等局座的正式任命下来,光明正大让刘队长负责。要么……嗯,黑进刘队长的电脑。不过我现在已经被局座盯上了,再动用黑客必须慎重。所以最好还是赶紧把任命书拿下来。”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
  
      “起码等我治疗结束吧。”
  
      李维斯不禁皱眉。宗铭的治疗主要分三个部分,一个是胫骨骨折复健,这个过程很长,但后期可以在家中自行锻炼,并不强制住院。另一个是胸膜粘连,他已经打了五天消炎针了,如果没有意外,七天就可以出院。
  
      最麻烦的是他的脑部问题——医生发现他的脑电波比常人活跃太多,但ct和核磁共振都没有发现明显的器质性病变,只有胼胝体内神经元显示有轻微的异常。
  
      但这种异常又无法证明和脑电波过度活跃有直接的联系,且无法确认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
  
      经过脑外科、神经科和心理科三堂会审,现在医生认为他的大脑需要进一步研究,心理也需要进一步评测,植物神经似乎也有紊乱的现象。
  
      总之,他好像马上就要疯了。
  
      李维斯咬着红豆司康,看着疑似即将发疯的某人,忍不住问:“你这个……究竟是怎么回事?是天生的吗?”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宗铭正在喝咖啡,抬眼看了他一下,摇头。
  
      “什么时候出现的?”李维斯追问,“你一直在追查王浩和吴曼颐他们出现异常的原因,但你自己难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吗?”
  
      宗铭沉默了一会儿,放下咖啡杯,说:“我确定我和他们都不一样。”
  
      李维斯好奇极了:“为什么?”
  
      宗铭再次沉默了,很久才道:“我变成这样,是因为身体里流着吴曼颐的血。”
  
      李维斯愕然。宗铭放下杯子,沉沉道:“今年四月十二日,我设局困住了吴曼颐,她为了逃跑打了我一枪。”指了指自己的腿,“血管破了,流了很多血,但空间被我封闭了,我们都出不去。”
  
      “我躺在水泥地上,她向我走过来,我至今都记得她的眼神,那种时而冷酷,时而愧疚,反复挣扎的感觉,我感受得一清二楚。”宗铭看着窗外抖动的树叶,说道,“那一刻我怀疑过很多,我怀疑她人格分裂,或者被什么药物控制了,又或者遇到了强大的催眠者……我以为她要沦陷了,要彻底失去自己,给我补上一枪,但她忽然醒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