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前夫高能 > 第37章 S2.E16.老男人

第37章 S2.E16.老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37,
  
      鸟飞猫跳地折腾了半天,李维斯还是把隆美尔赶到楼下去和巴顿玩了。蒙哥马利有点不高兴,跑到宗铭面前叽叽喳喳告了半天状,发现他没有指责李维斯的意思,于是跑到床上去生闷气了。
  
      李维斯收拾了地上散落的衣服,归置了卷宗和资料,腾出块地方把自己安置下来。宗铭给他丢了一个靠枕,问:“老人家心情怎么样?”
  
      “还可以,老太太有点憔悴,老爷子还挺坚强。”
  
      “孩子呢?”
  
      “太小了,有些事情可能还反应不过来。”李维斯说,“韩博涛大概本来带他就不多,他已经习惯长期见不到父亲了。”
  
      “齐冉有什么异常吗?”宗铭问。
  
      李维斯摇头,道:“看不出。不过我感觉她身上好像有一种很矛盾的气质,只是一种直觉吧——她这个人性格很温柔,做什么都是不紧不慢的,但事实上又非常聪明,事业家庭都经营得很出色。对了,她曾经做过地产销售,我怀疑赵毅刚会不会利用她从前的职业关系……”
  
      宗铭不等他说完就懂了,道:“我让桑菡查一下。你今天见到赵毅刚了吗?”
  
      “见到了。”李维斯将晚上发生的事给他讲了,道,“他脾气太坏了,看我的时候好像看什么仇人一样,眼神里有一种无法解释的敌意。他不会怀疑我勾搭他老婆吧?这人是不是心理有病啊?”
  
      宗铭默然想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查了一下,道:“他可能认出你了。”
  
      “他本来就认识我啊。”李维斯莫名其妙,“我都去他家吃过饭了。”
  
      “他昨晚去过焦月然楼下。”宗铭给他看手机,那上面是桑菡同步过来的赵毅刚手机定位轨迹,“他在那里滞留的时间,和我们过去的时间有几分钟的重合。”
  
      李维斯心里一惊:“这么说他已经知道我是警方的人了?”
  
      “也许他看见我们了。”宗铭说,“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对你的敌意。讲真,你这样的男孩儿还不至于让他吃醋——齐冉要是结婚早一点,都能当你妈了。”
  
      李维斯黑线,作为混血小狼狗他难道连这点威胁性都没有吗?不服气地道:“她也就比你大三四岁而已吧?”
  
      宗铭一时语塞,片刻后惆怅地说:“好吧,如果我和我的初恋情人不分手,儿子也该有十六七了……妈的,原来我都这么老了么?”
  
      “……你以为呢?”李维斯很难想象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忍受和他这种人谈恋爱,得是女体化的李逵吧?
  
      “不要瞎扯了,你以后汇报工作的时候能不能专心一点?”宗铭感叹完自己走向下坡路的人生,轻车熟路地把锅往他头上一扔,“领导的时间很宝贵的!”
  
      李维斯无语,但出于对老男人的同情还是没有反驳他,道:“无论如何,赵毅刚对我的态度明显比上次见面要坏,对他老婆也更霸道了,光追问她吃完饭去了哪里就问了三次。靓靓妈一直不敢跟他说实话,好像很怕他知道自己和以前的朋友来往……赵毅刚这种控制妻子正常社交的行为,算是心理疾病吗?”
  
      “支配型人格吧。”宗铭说,“有些男人会是这样,表面上看只是大男子主义严重一些,实际上是有强大的支配欲,不允许妻子和自己无法控制的人或环境接触。支配型人格需要极致的掌控感,任何失控的事物都让他们觉得焦虑和不安全。”
  
      “那靓靓妈这种的属于被支配型人格吗?”
  
      “服从型人格吧。”宗铭说,“喜欢被控制,享受被‘照顾’的感觉,否则以她的能力离开赵毅刚也能过得很好。一些女人是这样的,她们会选择放弃一部分自由和人格来换取配偶的宠溺和信任,向社会证明自己是个幸福的女人,这也和传统习俗有关系吧。”
  
      李维斯想了想,问:“但赵毅刚这样做不是很矛盾么?如果他是通过靓靓妈从前的职业关系网来给自己找藏匿人质的地点,他又为什么要阻止她和从前的同事来往?”
  
      “也许他是不想让齐冉知道这件事,怕她在和同事接触的过程中发现蛛丝马迹……”宗铭一边说着,一边眉头皱了起来,喃喃道,“不对啊,哪里说不通……你还记得齐冉今天去过的同事家地址吗?”
  
      “只知道大致路段,不知道具体哪个小区哪户人家。”李维斯发现自己还是太菜了,居然一路上都没想起来旁敲侧击问点儿具体情况。
  
      “让桑菡去查吧。”宗铭看出他的沮丧,安慰他道,“没关系的,这种事应该很好查——房地产从业、即将结婚,又有大致地址,对象很容易锁定。”
  
      本来是一句话的事情,现在要让桑菡花好几倍的时间去查,李维斯暗暗记下这个教训,问宗铭:“那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做呢?赵毅刚如果已经发现了我和警方有关,一定会告诉他妻子吧?我以后再想从她那里打听消息恐怕就很难了。”
  
      “这是迟早的事情。”宗铭倒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他知道了你的身份,必然会担心警方已经盯上了他。人心是很微妙的东西,接下来他会惶恐,会着急。他越是沉不住气,就越容易露出马脚。”
  
      李维斯只能相信领导大人的推断。宗铭看看时间不早了,便催他走人:“没什么事就去洗洗睡吧,明天我们还要去刘队长那里,要养足精神。”
  
      “哦。”李维斯站起来,前脚还在感叹领导的体贴,后脚反应过来宗铭今天的复健还没有做,于是又回头去叫他,“医生说复健不能停,回家以后要继续做,走吧,你不说地下有健身房吗?我陪你去练半个小时吧。”
  
      “……”宗铭一脸背晦的表情,道,“我今天才出院,不能歇一晚上吗?”
  
      “不行。”李维斯正色道,“局座专门嘱咐过我,一定要让你遵医嘱复健,少做一次我就要给他写三千字检查一份。”
  
      “那你就写一个嘛。”宗铭开始耍赖了,“随便在网上复制粘贴一份不就行了?你看看都几点了,我看了一晚上卷宗眼睛都花了。”
  
      “眼花了正好休息休息。”李维斯伸手去拉他,“三千字写起来可难呢,局座火眼金睛,抄的他肯定能发现,你别坑我了,起来起来。”作为一个千字五百的太太,他的三千字就是一千五百块啊开什么玩笑!
  
      宗铭仰天长叹,在李维斯野蛮的拖拽之下无奈爬起来,道:“我好恨你们这些锦衣卫……不,你比锦衣卫还可怕,你现在已经和东厂差不多了,你再这样铁面无情我就要封你做东缉事厂掌印太监了!”
  
      李维斯一边笑一边拖着他往门口走,道:“走吧,下官这都是为你好,不好好复健你就瘸了,会被局座驱逐出我们东缉事厂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