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前夫高能 > 第43章 S2.E22.傻白甜

第43章 S2.E22.傻白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43,
  
      天幕低垂,雨云翻滚,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在前挡风玻璃上。
  
      李维斯开了雨刷器,看着路面上蒸腾起来的水汽,脑海中不由浮现起自己第一次看见齐冉的样子。
  
      温婉,美丽,成熟而富有风韵。
  
      但就是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主妇,竟然一手策划了四起绑架案,包括她自己的丈夫。
  
      “人格失调,有一个特点是习惯于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他人。”这是昨晚宗铭对她的剖析,“齐冉复职失败以后,自然而然将之归咎于自己对家庭的付出,为了补偿这种心理,她开始移情,想要用家庭其他成员的成功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时候,孩子的出色已经不能满足她对成功的渴望,只有赵毅刚这个成年人走上事业巅峰,才能补偿她强大的野心。”
  
      “赵毅刚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科研人员,齐冉从前可以容忍他的无能,是因为自己的野心在工作上得到了满足。但当她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丈夫身上的时候,赵毅刚这种与世无争的性格就显得那么愚蠢,那么难以忍受。她必须改变这种状况,用自己的力量督促和鞭策他,以取的他们共同的成功。”
  
      “我们曾经分析过齐冉和赵毅刚的支配-服从关系,我想在过去很长时间内,她已经在丈夫身上下了很多的工夫。但人的性格是很难改变的,尤其对于一个年近四十的、固执的成年男人来说。赵毅刚一再让她失望,齐冉已经无法再忍受他的默默无闻,所以当青年科学家评选开始的时候,她决定干一票大的,用自己的超级脑来‘帮助’他走上人生巅峰。”
  
      宗铭做出这番分析并非仅凭臆测,而是基于心理医生的诊断以及桑菡在网络上收集的关于她的一切信息。他将这些细碎的线索像串珠子一样串了起来——复职失败之后,齐冉心情低落,于是求助于心理咨询机构,但专业医生给出的意见令她无法接受,她始终认为自己是正常的,只是社会和职场太过冷酷,不给她发展的空间。
  
      于是她开始在网上寻找与自己相似经历的女人,希望能够从她们那里找到共鸣和安慰。她参加了很多微信群、主妇论坛,最终在一个叫做“珍爱好女人”的组织内找到了归属感。
  
      这是一个集微博、论坛、微信群、线下互助会以及女德学校为一体的女性励志组织——好吧,起码她们自己是这样定义自己的——这个组织有一套非常成熟的,逻辑缜密的思想理论体系,旨在帮助那些失意的女人寻找自我价值,建立自信。
  
      她们的理念大致是这样的:自我成功的女人不一定就真的成功,能够维系一个美满的家庭,让所有家人获得成功的女人,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其实这个理念本来是没问题的,能够平衡事业和家庭,获得双重成功的女性,无疑是幸福而伟大的。然而当这个理论经过一些田园化的阐释,尤其和一些传统文化的糟粕相结合的时候,就完全变味了:
  
      女人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一个家还是要靠男人撑起来的。
  
      女强人又怎么样?等老公找小三你就知道厉害了!
  
      老公不爱你,孩子不听话,你自己再成功也是个卢瑟。
  
      谁家男人不心疼女人,让自己老婆在外头打工,看老板脸色,他还是不是男人?
  
      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以齐冉的学识素养,按理应该对这种无脑言论嗤之以鼻才对,但因为她已经产生了人格失调,当这些言论暗合她病态心理的时候,她忽然觉得自己找到了知音,心理咨询师所说的那一套完全是无稽之谈,她完全可以在家人身上重新实现自己的价值,找回被地产公司践踏的自尊!
  
      于是她彻底放弃重回职场,专心待在家里当起了丈夫和女儿的“贤内助”。
  
      宗铭梳理了齐冉复职失败后的经历,分析了她的心路历程,最后在出租车司机那里找到了关键性的证据,彻底确定了她超级脑的身份——桑菡侵入出租车公司运营系统,确定赵毅刚那天送关杰母亲来医院之后,他所乘坐的出租车并未打表结账,而是继续出发,在一家贵族小学门口接了上完兴趣班的赵靓靓。
  
      学校门口的监控显示,从车上下来接孩子的人是齐冉。
  
      李维斯两次感受到超级脑的震颤,现场都有齐冉,这些证据串在一起,几乎可以肯定她就是他们一直在找的人。
  
      车子驶近一个路口,红灯亮了,李维斯将车子停下来。雨越下越大,雨刷器快速摆动着,大股的雨水顺着挡风玻璃两侧流下来,视野变得有些扭曲。
  
      宗铭低头在手机上翻阅着什么,李维斯扫了一眼,发现他还在研究齐冉以前的微信聊天记录。
  
      “她为什么要绑架赵毅刚?”李维斯问宗铭,“评选马上就要开始了,赵毅刚是热门人选,她完全没必要再弄这么一出。”
  
      “原因有很多。”宗铭头也不抬地回答,“我认为赵毅刚已经发现了她的计划,并企图阻止她——记得焦月然失踪前,赵毅刚曾经在她楼下徘徊吗?那个时候他可能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希望能在齐冉动手之前阻止她。后来你们和韩小豆爷爷奶奶吃饭,赵毅刚全程紧盯齐冉,并和她那个前同事联系,应该也是为了监视和制止她。”
  
      “但赵毅刚并没有报警,之后还是配合了她的计划,在微博上做了那个访谈。”李维斯仍旧觉得不解,“这个时候他们的意见应该已经统一了,齐冉没必要再让他失踪啊。”
  
      “当然有必要。”宗铭说,“赵毅刚最大的强项是科研成果过硬,最大的短板是不善表达,但青年科学家评选是要现场答辩的,齐冉不能冒这个险,如果赵毅刚在答辩环节失误,她一切的筹划岂不是都落空了?”
  
      “综合这两点原因,她有理由让赵毅刚消失。”
  
      红灯过去了,李维斯踩油门继续向前,心里仍旧觉得匪夷所思。宗铭收起手机,说:“前面路口左拐……齐冉这个人心思非常缜密,她先是让赵毅刚失踪,彻底洗清嫌疑,同时将焦磊扯进案子里,掀起新一轮的舆论高|潮。人都是会对比的,当初赵毅刚被传讯,焦磊是怎么做的?现在焦磊被传讯,齐冉又是怎么做的?”
  
      宗铭摇头啧啧道:“齐冉是个非常记仇的人,这一招既打了焦磊的脸,也为自己塑造出了一个完美的,声明大义又强忍悲痛的受害人家属形象。当她以这种形象对青年科学家评选提出质疑,甚至是控诉的时候,组委会怎么能装聋作哑不做出回应?”
  
      李维斯叹为观止,宗铭看着远方迷蒙的雨雾,凉凉地笑了一下:“她的设计,一环套一环,最终迫使评委会更改了传统评选流程。有什么比让她这个真正的‘英雄’站上领奖台更加风光的事情呢?在她心目中,她才是那个实至名归的成功者,赵毅刚只不过是她实现自我价值的工具罢了。就像疯子之于王浩,虽然他才是杀人的那一个,但享受复仇快感的人,其实是整件事的策划者——王浩。”
  
      “齐冉现在已经等不及要享受同样的快感了。”宗铭叹息着说,“希望她不会像王浩那样,等来彻底的毁灭。”
  
      李维斯想起王浩将子弹射进疯子眉心的那一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车子停在一个幽静的路口,宗铭从手套箱里拿了一把伞,下车绕到另一边,替李维斯开车门:“来吧,只有一把伞,凑合用吧。”
  
      两人紧紧靠在一起,打着一把伞走进一个老旧的城中村。因为下雨,村子里基本没什么人,很多饭馆和便利店都关着门,将瓢泼大雨挡在外头。
  
      宗铭看到李维斯肩膀湿了一片,拉着他的手让他挽住自己的胳膊,将雨伞往他头上挪了一点儿。
  
      “我们在找什么?”李维斯发现他一直在左顾右盼,问道。
  
      “找可疑地点。”
  
      “你是怎么确定这个城中村的?”李维斯至今不明白,“你写写算算一早上,就是为了找这个地方吗?”
  
      “地理画像。”宗铭低声解释,“也叫基于地理学的犯罪心理画像。通过对嫌疑人的心理和行为分析、受害人的住址,以及其他一些因素,可以大致圈定失踪者的藏匿地点。”
  
      “哦……”李维斯似懂非懂。宗铭继续解释:“我们现在已经基本捋清了齐冉的犯罪动机,她的变态心理,她的最终目的。阿菡为我们提供了过去一年内她的主要活动范围,从这些数据分析,我们可以大致得出一些参数。你今天早上在我笔记本上看到的那个软件,是阿菡基于西堰市卫星地图编写的一个计算工具,输入参数可以得到一些齐冉可能选择的藏匿地点。”
  
      这么神奇?李维斯十分惊呆:“这科学吗?”
  
      “当然。”宗铭道,“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国外已经研究出很多基于地理学的犯罪地点分析函数,我们只不过将他们的分析方法挪用过来,用本地地图做一些修正……不过这种推断是非常宽泛和潦草的,必须参照其他证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