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前夫高能 > 第45章 S2.E24.食物链

第45章 S2.E24.食物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45,
  
      “他、他们都还活着吗?”
  
      李维斯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儿抖。
  
      宗铭觉察到了,走过来握了握他的肩膀,说:“还活着。”
  
      温热的力量从肩头传来,李维斯莫名感觉踏实了些,心跳趋于稳定,呼吸也平静下来。
  
      “他们可能是被什么药物麻醉了,那些点滴瓶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宗铭没有动那些受害者,对他说,“刘队长马上过来,你上去接一下他,不要惊动这里的房客。”
  
      李维斯依言上楼,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果然看见刘队长带着一个刑警过来。
  
      “找到了?”
  
      “在里面,西北角有个地下室。”李维斯将他们带到现场,刘队长倒吸一口冷气:“我操!这他妈比太平间还吓人!”
  
      宗铭低声道:“他们都还活着,得赶快把他们转移到医院去,看能不能救回来……暂时不要惊动这里的人,估计房东脱不了干系,要马上控制起来。”
  
      刘队长完全明白,立刻掏出手机叫人。半小时后,一组医务人员在刑警的带领下悄无声息地潜了进来,用担架将四名人事不省的失踪者抬了出去。鉴证科进场,开始勘验现场。
  
      房东被刘队长亲自从被窝里拎了出来,眼屎都没擦净就塞进警车带走了。徐秀姑被抓住的更早,开着甲壳虫刚出城中村就被蹲守的刑警逮了,带回派出所收押。
  
      天蒙蒙亮的时候,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李维斯和宗铭从地下室出来,院子里的租客们陆陆续续正在起床,一些做菜蔬生意的已经开张了,将三轮电动车从院子里往外开,看见他们两个陌生人,只好奇地扫了一眼便走了。
  
      这种城中村,租客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大家谁也不认识谁,倒是给刘队长他们的工作带来不少方便。
  
      “我来开车吧。”宗铭让李维斯坐副驾驶,从手套箱里摸出一罐咖啡递给他,“醒醒神,困吗?要么去后座睡一会儿?”
  
      李维斯摇头,一宿没睡,他反而有些亢奋,光觉得太阳穴突突跳。
  
      “一会儿给你买个煎饼果子。”宗铭仔细看他的脸色,有点担心,但没多说什么,只摸了摸他的头发。
  
      李维斯已经习惯了他这种抚摸,有时候觉得还挺踏实的:“不饿,有点恶心,中午缓一缓再吃吧……我们现在去哪儿?”
  
      “派出所。”宗铭说,“刘队长审徐秀姑,我们过去旁听一下。”
  
      车子上路,李维斯打开咖啡喝了一口,振作了一下,他到现在也不明白徐秀姑为什么要听齐冉的,看她说话做事逻辑清晰,又不像是被催眠了,怎么会无缘无故帮齐冉藏匿人质呢?
  
      这可是重罪啊!
  
      怀着满腹疑问到达派出所,刘队长的审讯刚刚开始,李维斯和宗铭像往常一样进了审讯室隔壁的监控室。
  
      徐秀姑是个非常识时务的人,被刑警带进派出所的时候就知道一切都暴露了,索性问什么说什么。
  
      她是在“珍爱好女人”互助会上认识齐冉的,因为两个人经历十分相似,很快便惺惺相惜,成了闺中密友。
  
      徐秀姑毕业于西堰市医学院,在省妇幼保健院工作了六年,业绩非常突出,得过两次“三八红旗手”。生了大女儿之后,她丈夫的生意开始有了起色,为了家庭利益最大化,她辞职归家,相夫教子,成了妈妈圈里有名的幸福主妇。
  
      女儿上幼儿园之后,她本想重返职场,但紧接着又怀了儿子,于是复职计划搁浅,继续待在家里当主妇。丈夫的事业蒸蒸日上,婆婆母凭子贵,脾气水涨船高,整个家就她一个“吃闲饭”的,于是沦落到了食物链的最底端,在公婆的教唆下,甚至连女儿都对她这个“无能”的妈不屑一顾。
  
      就在她彷徨无助,对自我价值产生怀疑的时候,接触到了“珍爱好女人”,论坛和互助会帮她重新建立自信,协调夫妻感情,压制恶婆婆,改善亲子关系……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当她发现齐冉入会,和她面临相同问题的时候,立刻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了她。
  
      “我这不算犯法吧?”徐秀姑法律观念淡漠得可怕,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至今认为自己只是帮了朋友一个忙,“是齐冉把人弄到那儿,让我帮忙照顾几天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照她的吩咐每天给他们输液。药品都是按比例配好的,可以维持正常体征。”
  
      “你给他们使用了什么麻醉剂?”刘队长问。
  
      “没有麻醉剂啊。”徐秀姑说,“只是能量,维生素什么的,不信你们可以去查。”
  
      “那他们为什么全部昏迷不醒?”
  
      “我不知道,我见到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徐秀姑说,“一切都是齐冉安排好的,我只负责每隔一天去给他们输液。”
  
      事情有点诡异,隔着单面玻璃,宗铭的眉头皱了起来,掏出手机给桑菡发了一条信息。
  
      李维斯注意到他是在umbra内公开发的,打开自己的手机一看,他是在让桑菡查徐秀姑和她丈夫近几年的情况,包括夫妻感情、资产变更等等。
  
      难道这件事还和徐秀姑的丈夫有什么关系?李维斯感觉本来已经清晰化的案情再一次扑朔迷离起来,千头万绪理不清楚。
  
      审讯室里,刘队长还在继续:“你和房东是什么关系?他知道齐冉把失踪者藏匿在地下室吗?”
  
      “房东是我干哥,他什么都不知道。”徐秀姑说,“地下室是我出面帮齐冉借下来的,我只跟他说别让任何人进去,没告诉他干什么用。”
  
      “……”刘队长的脸色有点难看,人不是徐秀姑弄进地下室的,齐冉在失踪案发生当时又没有离开过警察的视线,那这些人到底是谁弄过去的?难道他们是自己走进地下室,把自己弄昏迷了然后躺在板床上十几二十多天?
  
      你编的是什么灵异故事啊!
  
      徐秀姑这边问不出什么来,刘队长又去了房东那边审讯室。这位徐秀姑的“干哥”就更懵懂了,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地下室里藏着的四个人就是最近喧嚣尘上的“青年科学家评选”失踪人员。
  
      “我什么也不知道啊!”房东一脸懵逼,“徐秀姑跟我说她要借用我地下室一段时间,让我别放人进去,我还以为是里面放了什么她男人的贵重货物——以前他们也借过那地方,从没出过这种事啊!”
  
      “你确定你从没见过这几个人?”刘队长将失踪者的照片扔给他,“你仔细看看再回答我!”
  
      房东看了半天,又将茶水倒在手上洗了洗眼屎,非常确定地说:“没见过。”
  
      审了一早上,所有人都觉得见了鬼了。刘队长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叫人把宗铭和李维斯请到自己办公室,和他们讨论案情。
  
      “房东我已经查过了,应该是不知道内情。”刘队长说,“这人是个吃瓦片的,没工作,资深麻友。每天从一睁眼就开始打麻将,打到三更半夜然后去睡觉,没时间作案。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几个失踪者到底是怎么从失踪地点去到那个地下室的。”
  
      宗铭的手机响了,他打开看了一下,忽然说:“徐秀姑在撒谎。”
  
      刘队长眉峰一挑。宗铭道:“她和齐冉的关系远不是闺中密友那么简单,她们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搭档,是利益共同体。”他给刘队长发了一条消息,“你看看这个,这是今年七月份红桃峪发生的一起车祸,一名孕妇驾车冲下河道,淹死在水里,事后被证明没有酒驾,车子也没有任何问题。最后警方的结论是该孕妇妊高症引发眩晕症,驾驶意外,车毁人亡。”
  
      “她驾驶的车子是今年六月份购入,刷的是徐秀姑丈夫的副卡。”宗铭又给他发了另一条信息,“事故发生期间,齐冉和赵毅刚正好在红桃峪度假,这是他们在度假山庄的入住记录。”
  
      新闻图片触目惊心,刘队长将他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圈,迟疑道:“您的意思是……”
  
      宗铭抛出第二个案子:“去年十月,临市一名女子多次无故将热油浇在路人身上,造成多人烫伤,警方介入后她声称自己失去神智,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最终被家人送进了精神病院。她是徐秀姑丈夫公司的第一秘书,至今她家人居住的房屋还在徐秀姑丈夫名下。”
  
      “同样的,油泼事件发生期间,齐冉为女儿赵靓靓报名参加了一个古筝比赛。”宗铭沉沉说,“会场正好在临市。
  
      一个可怕的事实正浮出水面,宗铭道:“徐秀姑的丈夫风流成性,过去五年内曾经和徐秀姑闹过好几次离婚,每次涉及的小三都不一样,包括以上两个案件的女主角。我看徐秀姑在‘珍爱好女人’学到的东西并不像她说的那么有用,反倒是齐冉这个闺中密友,替她解决了不少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