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前夫高能 > 第62章 S3.E15.自作孽

第62章 S3.E15.自作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62,
  
      早饭之后宗铭带着李维斯找到了张斌家里。
  
      张斌两年多前给钱卓民当学生的时候还在上初中,现在都上高二了。家里客厅显眼处摆着几座奖杯,看来他成绩不错,和之后几个接受过“应急脑力波动干预”的学员不太一样。
  
      提起钱卓民,张斌的母亲感情有点儿复杂:“其实钱老师人挺好的,挺负责,抓学习抓得非常紧。我儿子那时候有点儿叛逆,不服管教,经常逃课去公园躲着打游戏,好几次都是他骑着自行车到处找,硬给拽回课堂的。”
  
      宗铭问她当年双方对簿公堂那件事,张斌母亲叹气道:“唉!这事儿说起来真是……那时候张斌马上升初三了,偏偏学习一落千丈,我和他爸爸都特别着急。他们那个班是省重点冲刺班,每个月都要进行排位赛,排在后十名的学生要被踢到普通班去,再从普通班选拔有潜力的学生补上。我那时候私下里找了钱老师,请他无论如何也要把张斌保住,千万别让他掉到普通班去。”
  
      见宗铭不解,她解释道:“他们学校的高中部是排名第一的省重点,竞争非常激烈,即使本校初中部也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能考上。冲刺班升学率能达到百分之九十,普通班只有百分之十几。以张斌当时的情况,万一落到普通班很可能就得去上二三流的高中了。我们花了这么多代价,从幼儿园就给他最好的教育,不能功亏一篑啊。”
  
      “哦。”宗铭之前经过李维斯的科普,对残酷的小学升学竞争有所了解,没想到初中情况更甚。
  
      张斌母亲接着道:“初二最后一次排位赛,张斌排在全班倒数十一,勉强通过考核。我们当时对钱老师特别感激,张斌他爸专门摆了谢师宴,包了一个大红包想塞给他,不过他没要。那年暑假,我们担心张斌待在家里没人管,等开学了成绩再滑坡,就求钱老师带他补课。刚开始钱老师不同意,怕学校知道了处罚,后来张斌爸爸一再恳求,他就答应了。”
  
      “事情就出在那年暑假。”张斌母亲眼神一暗,说,“张斌在钱老师那里补了整整四十天课,人变乖了,学习也变好了,开学大测试考了全班第二十八,比期末进步了将近十名。我和他爸特别高兴,以为他叛逆期过了,以后会越来越好。但就在开学第五天那个晚上,我发现孩子身上有伤。”
  
      她脸色变得凝重,顿了一下说:“其实十三四岁的男孩子,叛逆起来真是人憎狗厌,轻微的惩罚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了。但钱老师的手段太吓人了,要不是张斌洗澡的时候他爸忽然进去拿东西,我们都不知道他一直在被老师鞭笞——他背上新伤叠旧伤,明显是硬鞭抽出来的!”
  
      宗铭十分意外,没想到钱卓民这么大胆,鞭笞学生这种事,放在哪国法律下都是要坐牢的:“你们发现的时候这种惩罚持续了多久?钱老师承认是自己干的吗?”
  
      “事情一闹出来,孩子爸爸就去找钱老师理论。”张斌母亲说,“一开始他不承认,后来见无可抵赖,又说是张斌自愿的,还搬出一大套外国教育理论,什么天主教的传统啊之类的,说这都是为孩子好,我们应该谢谢他。张斌爸爸非常生气,差点和他打起来,被我劝下了。之后我们就做了医疗鉴定,然后走了法律程序。”
  
      李维斯插口道:“他说的是不是天主教共事会?把鞭笞当做一种人性的苦修?”
  
      “呃……大概吧,我不太记得了。”张斌母亲说,“我们家不信教,不懂他们那套理论,但张斌受伤是事实,十几岁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样鞭笞肯定是犯法的对吧?”
  
      李维斯点头,又问:“钱卓民是天主教徒吗?”
  
      “我不太清楚,但好像没见过他做礼拜或者去教堂。”张斌母亲说,“他要真的信教,学校应该会管吧?学校不可能一边让孩子学习唯物主义,一边让天主教徒给他们当老师吧?”
  
      “个人信仰和职业应该不冲突,但他公然用苦修鞭笞来惩罚学生,肯定是违法的。”李维斯说,“您儿子被他体罚这么久,一直没向你们说过吗?”
  
      “没有。”张斌母亲叹气道,“这也怪我们对学校和老师过度信任,从小到大就教他听话,把老师的话当圣旨。结果钱老师虐待他那么久,他不但不敢说出来,还帮他隐瞒……我们做家长的有时候真的昏了头,本末倒置,把成绩看得比孩子的健康还重要。”
  
      宗铭问:“之后学校过问,钱卓民还坚持他的观点吗?”
  
      “一开始是坚持的,后来法院的传票下来,他就让步了。”张斌母亲说,“他和校长多次来向我们道歉,协商赔款,我们想着孩子毕竟还要在他们学校念下去,不好真的撕破脸,就答应撤诉私了。”
  
      顿了一下,她说:“你们不要觉得我们市侩,实在是当家长的没办法啊,不上省重点,难道要把孩子转到二流学校去吗?他的同学朋友都在那里,换学校伤筋动骨啊!”
  
      宗铭附和地点了点头,说:“你们的想法也对,毕竟只是个别老师不称职,和学校关系不大——后来学校不是也劝退钱老师了么?”
  
      “是啊。”张斌母亲说,“我们也是看在这一点上才答应和解的。”
  
      宗铭问:“之后您的孩子情况怎么样?钱老师的行为有没有给他造成心理创伤?”
  
      “我们带他去看过心理医生,治疗了一段时间。”张斌母亲说,“说来也怪,虽然心理医生说孩子受到一些创伤,但自从钱老师鞭笞过他之后,张斌整个人好像忽然变了,叛逆期一下子就过去了,成绩一直稳步提升。”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所以我有时候心情也挺复杂的,不知道我们当初做的对不对。钱老师的做法是挺吓人的,但俗话说,响锣还需重锤,也许对于叛逆期的孩子来说,身体上的痛苦真的能带来心灵上的解脱吧。如果一时的体罚能带来一生的成功,它也不失为一种方法是不是?”
  
      李维斯和宗铭对视一眼,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或者她本来就不是要提问,只是宣泄一下自己对人生的疑惑罢了。
  
      “我有时候心里挺过意不去的,钱老师是我们拜托他管教孩子的,结果他为了这件事丢了工作。”张斌母亲苦笑了一下,说,“我知道我这种想法挺荒唐的,但就是止不住地觉得内疚。古代也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对吧,要不然怎么说严师出高徒呢?”
  
      “呃,严师指的是要求严格,应该并不是体罚的意思。”李维斯说,“不过青春期的孩子心理很复杂,有时候会有自虐倾向,受到体罚反而能宣泄一些负面情绪……其实你们应该早点带他看心理医生的,鞭笞苦修并不是什么好方法,控制不好会导致产生受虐倾向,非常危险。”
  
      “哦哦,你说的对。”张斌母亲有点后怕地说,“还好一切都过去了,叛逆期的孩子真是能把整个家庭都带进地狱,我那段时间感觉自己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从张斌家里出来,李维斯对宗铭说:“钱卓民听上去问题挺大的啊。”
  
      宗铭点头,道:“苦修者,极端教育思维,加上家长的误解、学校的劝退……钱卓民从重点中学到私立矫正学校,再到彻底失业,事业一路下坡,走到这一步萌发杀人的念头也不稀奇。”
  
      “如果有超级脑的加持,他会变得越来越极端。”李维斯说,“你说他是在什么时候拥有超级脑的?”
  
      “应该是离开重点初中以后。”宗铭说,“他对张斌施行的是鞭笞惩罚,对‘青春无悔’的两个学员则完全是脑力镇压,如果他之前就有超级脑,完全可以不着痕迹的方式整治张斌,不会留下可以让家长控告他的把柄。”
  
      “我始终不明白。”李维斯皱眉道,“王浩、齐冉、钱卓民,他们到底是通过什么渠道拥有超能力的?”
  
      “这也是我一直想要弄清楚的事情。”宗铭说,“也是清扫者一直用生命在掩盖的真相。”
  
      李维斯想起被唐辉撞死的胡查理,心情沉重。宗铭看看头顶乌云翻卷的天空,说:“走吧,我们去会一会钱卓民。”
  
      根据桑菡提供的地址,他们找到了钱卓民的家。出乎意料,这个声名显赫的金牌矫正师,居然住在父母留下来的老公房里,一室一厅,陈旧破败。
  
      钱卓民不到四十岁年纪,头发已经花白了,肩背有些轻微的佝偻,看上去沉郁而苍老。听说宗铭是为了卢星晴来的,他态度很冷淡:“我不太清楚她的事,听她家人说是药物过敏意外去世的。我离开‘青春无悔’好一阵子了,具体也不太了解。”
  
      宗铭又问:“听说她生前接受过你的‘应激脑力波动干预’?”
  
      钱卓民正在点烟,闻言手顿了一下,直到打火机自动熄灭,才摇了摇头:“没有这回事,你们应该是弄错了。”
  
      他分明是在说谎,不过宗铭没有揭穿他,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他的表情,一边问:“‘应激脑力波动干预’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矫正方式?您能详细给我解释一下吗?”
  
      “没什么好解释的。”钱卓民越发冷淡了,“只是一些心理学的常规方法而已,中心为了搞噱头才把它渲染得特别神秘,其实根本没那么好的效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