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前夫高能 > 第76章 S4

第76章 S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76,
  
  高铁站。
  
  广播里反复提示着即将出发的车次,李维斯拖着行李箱从安检出来,和宗铭上了开往张斌家乡的高铁。
  
  命案发生已经一周了,经过本地公安的解剖和鉴定,认定张斌和周宝妹系互相残杀致死,现场没有第三人进入。至于他们为什么要杀死对方,至今仍是一个谜。
  
  两名死者的遗体已经被就地火化,骨灰由家属带回老家安葬。宗铭申请了周宝妹渎职案的卷宗打算详细研究,但对于张斌谋杀案,他还是决定和李维斯再跑一趟当地,挖一挖细节。
  
  高铁缓缓启动,速度表节节攀升,最终稳定在四百上下。宗铭将厚厚的卷宗拍给李维斯:“来吧,别以为出差就能休假,看看这个。”
  
  “……可是我们不是一直在出差么?”李维斯打开卷宗,发现是关于唐晟集团的,“唐晟?你怀疑唐辉?”
  
  宗铭点头,道:“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两次清洗他都在场……不,是三次,齐冉在送往派出所的路上忽发癫痫,他乘坐的警车也正好在超级脑作用范围内。那次之后我让阿菡查了红灯周遭方圆二十米的车辆,没有发现其他可疑对象,他是唯一一名有清洗者嫌疑的人。”
  
  “那现在我们要监控唐辉吗?”李维斯问。
  
  “我已经向局里申请了。”宗铭说,“这些卷宗就是局座让人调查出来给我们的,但这种案子外围监控效果很差,最好有人能打入唐辉身边……我们需要寻找一个合适的契机。”
  
  又要卧底了吗?不知道这回倒霉的会是谁……李维斯耸了耸肩,埋头阅读起唐晟集团的卷宗来。
  
  唐晟集团是唐辉的父亲唐致贤白手起家发展起来的,三十年前,他借用岳家在银行系统的势力进军房地产,因为眼光独到,运气又好,前后开发了好几处声名显赫的楼盘,赚了个盆满钵满。
  
  那个年代的房地产业,完全是丛林状态,唐致贤为了能够顺利发展,和当地一个叫做郑城的人拜了把子,亲密合作。这个郑城当年乃是西堰市一霸,脚踩黑白两道,手眼通天。唐致贤在他的保驾护航之下慢慢成为当地地产霸主,郑城也在唐致贤的运作下由灰洗白,转型成为正规企业。
  
  十五年前,为了发展两人和平拆伙,唐致贤从房地产业慢慢向海外贸易发展,在东南亚和美国建立了商业网络。而郑城则继续将触角向国内深入渗透,经营多个商业综合体、酒店、院线,生意也做得是风风火火。
  
  三年前,唐致贤启动了一项海外实业计划,涉及一笔巨额融资,于是再次和郑城提出合作。双方经过数轮谈判,始终没有达成一致,郑城各种推诿,唐晟集团的资金链渐渐出现问题,唐致贤当时已是年过五旬,顶不住巨大的压力,突发脑溢血死亡。
  
  当时他的妻子和长子都在国外为融资的事奔忙,家中只有十三岁的次子唐熠。唐致贤一出事,整个董事会都炸窝了,差点把唐宅掀了个底朝天。雪上加霜,正在这个节骨眼上,郑城忽然釜底抽薪,宣布退出计划,于是唐晟集团股价连续暴跌一周,几近破产。
  
  关键时刻,唐辉力挽狂澜,在海外成功融资,拉起股价。一个月后,他宣布重新启动海外实业计划,硬生生扛住了父亲留下的烂摊子,把唐晟集团再次推到了事业的巅峰。
  
  不得不说,唐致贤生了个好儿子,唐辉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不但保住了唐晟集团,和郑城居然也没有翻脸,还奇迹般地保持着一些外围商业合作。当然,唐、郑两家再像从前那样“通家之好”是不可能了,但唐辉始终和郑城的小儿子,也是他的私生子郑天佑保持着比较亲密的兄弟关系。
  
  看完唐晟集团的卷宗,李维斯不得不对这些做生意的人竖个大拇指,果然在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只要利之所趋,杀父仇人也能坐在同一个桌上开开心心地吃饭。
  
  看着唐辉惊醒动魄的履历,李维斯不禁想起自己的渣爹——真·reeves先生,当初他和小三也是竞争对手,被对方坑得差点当底裤,可回头为了一个大单子,还是毫无心理压力地滚到一张床上去了。
  
  相比之下,还是人民警察比较有正义感,比如宗铭,估计给他一座金山,他也不会原谅弄死吴曼颐的人。
  
  “看完啦?”宗铭发现李维斯在看他,扭头问,“有什么看法说来听听?”
  
  “这个唐辉挺能啊,好像也没什么节操,到现在和郑家的人照样称兄道弟的。”李维斯说,“其他没看出来……话说他这样口含金匙而生的富二代,既不会遭受王浩那样的校园凌霸,也不至于像齐冉那样被职场歧视,有什么理由把自己变成超级脑呢?”
  
  宗铭摇头,说:“欲|望的本质是一样的,只要是人就有*,和阶层、背景、性格……全部没有关系。”
  
  李维斯仍旧想不出唐辉有什么理由拿自己的大脑和魔鬼做交易,如果是为了报杀父之仇,那他当初一回来就可以让郑城全家暴毙。
  
  但很明显,他并不打算这么做,为了保证唐晟集团的生意,他至今仍然和整个郑家保持着平稳的合作关系。
  
  “三年前那桩融资计划,肯定发生过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宗铭翻阅了一下卷宗,皱眉说,“我们得想办法打进唐晟集团内部去……谁去呢?你不行,你已经和唐辉朝过相了,焦磊……算了吧,他充其量应聘个保安,没什么卵用。于天河是顾问,于果才上小学,阿菡马上要考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