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前夫高能 > 第94章 S4

第94章 S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94,
  
      三楼卧室里,李维斯洗完澡出来,见宗铭在和桑菡通过umbra视频,桑菡看上去像是在室外,羽绒服帽子上落了一些细碎的雪花,鼻尖冻得通红。
  
      “阿菡考完试没有?”李维斯问宗铭,“他什么时候去唐晟实习?”
  
      “后天。”宗铭关闭手机,说,“他下午刚到市里,暂时住酒店,报道以后住唐晟安排的宿舍。”
  
      “啊?为什么不来家里?今天平安夜啊。”李维斯没想到他已经到了。
  
      “怕引起唐辉的怀疑,他还是住酒店比较稳妥。”宗铭说。
  
      “哦,也好。”李维斯点头,“他几点飞机啊,怎么这个时候还在外头?”
  
      “谁知道,可能在约他家伪娘逛街吧。”宗铭说,“年轻人就是这么二,大雪天在外头玩浪漫,冻得跟狗一样。”
  
      李维斯赞同点头:“这种天气还是待在家里最舒服啊!”从床头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来吧,该给你发礼物了,圣诞快乐!”
  
      “哟,有心啊,还给我准备了礼物。”宗铭挑眉,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金钱,铸成圆形方孔币形状,正面写着“不离不弃”,背面写着“永结同心”,用一根红丝线编成细致的平结,看上去颇有些年头了,似乎是旧物。
  
      “满月的时候我爷爷给我的。”李维斯将金钱在宗铭脖子上比了比,说,“我爸离开家的时候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听说是家传的古物,解放前从国内带过去的。”
  
      “这算传家宝么?”宗铭问,“送给儿媳妇的那种?”
  
      “不知道,不过我送给你了,就算是了。”李维斯说,“我曾曾祖父据说是个大资本家,当年带到海外很多古董,后来家境败落,陆陆续续都流失掉了。”
  
      “年轻人很会扰乱视线么。”宗铭揉他的脑袋,“变着法儿地说我是你媳妇儿?”
  
      “……不行么?”
  
      “行,今天过节,依你一回。”宗铭笑,假装遗憾地说,“哎呀,忘记给你买礼物了,这可怎么办,来而不往非礼也啊……”
  
      李维斯跃跃欲试地问:“那我可以提个要求当礼物么?”
  
      “你说说看。”
  
      “我想做top。”李维斯说,“每次都是你top,我有一种性别错位感。”
  
      宗铭看了他半天,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盒子来:“我开玩笑的,其实我有给你买礼物,亲,来打开看看吧!”
  
      李维斯没办法,打开一看,是一对钻戒,铂金戒圈,正面镶着一粒三十分左右的钻石,灯光下隐隐泛着浅紫色的光芒。
  
      “基佬紫钻戒,找了很久才找到的石头。”宗铭将戒指拿出来给李维斯套在无名指上,问,“好看么?”
  
      戒指非常朴素,连个雕花都没有,钻也不大,但颜色和光泽太罕见了,恐怕全世界也找不出来几颗,李维斯不得不承认土豪的眼光十分别致,点点头:“好看。”
  
      “来吧。”宗铭将另一个戒指套在自己无名指上,脱裤子,躺平,“礼物交换完毕,你现在可以top了。”
  
      李维斯被他的无耻震惊了,为什么交换礼物这么温馨的时刻他居然一直处于上膛状态?!
  
      你翘着那玩意儿躺平是什么意思?
  
      “坐上来。”宗铭立刻就回答了他脑内的问题,“自己动。”
  
      李维斯:“……”妈的智障!
  
      两小时前,西堰市内。
  
      银河音乐厅,平安夜音乐会即将演奏最后一首曲目,西堰市青少年爱乐乐团坐在聚光灯下,女孩儿们穿着黑色曳地长裙,戴着红色圣诞发夹。男孩儿们统一白衬衫黑西服,戴着红色圣诞领结,看上去青春飞扬,分外帅气。
  
      唐熠坐在大提琴手中央,握着琴弓,大脑却早已神飞天外:阿尔法大神马上就要来实习了,他们可以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他还可以拉琴给阿尔法大神听,想一想就觉得好星湖!
  
      可是装女生好麻烦啊,能不能直接坦白呢?坦白以后阿尔法大神还会喜欢他吗?会不会因为他是男生而愤然离开?
  
      可这种事又能瞒过久呢?而且喜欢一个人也不能一直骗人家呀。
  
      还是坦白吧。
  
      嗯,坦白之前先约会几次吧,这样即使被分手了将来还有一点甜蜜的回忆。
  
      十六岁的小少年为自己悲壮的的决定唏嘘不已,冷不丁膝盖被旁边的同学碰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演奏已经开始了,《小猫圆舞曲》悠扬的曲调飘扬在音乐厅里,他已经错过了二分之一个小节。
  
      唐熠立刻凝神静气,拖动琴弓,汇入交响乐的海洋。
  
      一曲既终,掌声雷动,指挥带着首席向观众致敬,乐团所有人起立鞠躬。一些乐迷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上台献花,不过都是献给指挥、首席和独唱歌手的,唐熠看着聚光灯下娇艳欲滴的花朵,恍惚想起自己上次收到的那束玫瑰花,尽管那大概只是哥哥安排的玩笑,想想也是挺拉风的。
  
      如果是阿尔法大神送的就好了。
  
      可惜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谁……
  
      观众开始退场,音乐厅里慢慢安静下来,大灯熄灭,乐团小伙伴三三两两地走了。唐熠有点儿心事重重,慢吞吞拆下大提琴的尾柱,发现整个大厅就剩下他一个人。
  
      不,观众席上有个人也没走,坐在池座最后方,整个人藏在黑暗的阴影里,看不清是男是女。
  
      心头忽然浮上一丝莫名的悸动,唐熠站在台上,凝神看着暗影中的那人,那人也看着他,明亮的双眼在黑暗中如星子般神采奕奕。
  
      对视片刻,那人站起身来,从身旁的座位上拿起一捧鲜花,大步往台上走来。
  
      唐熠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脑海中一万个声音呐喊着: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
  
      想要逃跑,想要崩溃,想要裂个地缝钻进去,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他甚至无法迈动脚步,离开这个令他无地自容的舞台。
  
      那人从黑暗中一直走到聚光灯下,长腿一抬便跨上了舞台。
  
      明亮的灯光下,他的面容清晰无比,眉目清秀,鼻梁峻挺,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但双眼之中却闪耀着一种无法言喻的璀璨的光彩。
  
      “给你的。”桑菡将手里的花递给唐熠,“圣诞快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