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前夫高能 > 第95章 S5

第95章 S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95,
  
      圣诞过后,便是元旦,2026年在烟花、倒计时和人们的欢呼中落下帷幕,2027年姗姗而至。
  
      元月中旬,《金属姬》正式开机,一期拍摄地选在关耳影业在广廷市的影视基地,李维斯作为编剧和剧组所有人一起住进了基地近旁一家经济酒店里。
  
      宗铭对于新婚燕尔分居两地的情况表示十分抓狂,但作为一个有节操的领导还是接受了现实,只在送李维斯走那天谆谆教诲:“记得每天晚上和我视频,嗯,那种视频,你懂的。”
  
      李维斯表示很懂,然而并不想执行,事实上他这一个来月深觉肾亏,正打算在剧组闭关修养一段时间。
  
      然而很快他便发现剧组不是什么闭关的好地方,他的肾在这里亏得比在石湖农场更加严重。田立拍起戏来简直就是个偏执狂,一场戏ng十几遍是常有的事情,现场各路人马都被他折腾得七窍生烟,李维斯更是苦逼中的苦逼,一个剧本改了又改,都快不认识中国字了。
  
      其实问题的根源还是出在两个女主的配合上,宫以晴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天分不错,又有表演经验,稍微点拨一下就能领会导演的意思。而妲拉是泰国人,语言不通,没受过专业训练,单人戏还能靠脸刷,对手戏就完全懵逼了,和宫以晴眼神一对就被彻底秒杀,变得毫无存在感。
  
      田立恨不得把妲拉给换了,但她是郑大头御笔钦点的女主,投资人爸爸谁也不敢得罪,于是他只能让李维斯改戏,尽量减少妲拉的戏份,降低她的台词难度。
  
      李维斯简直要疯,本来金属姬的设定就是语言比较少,全靠表情和动作来体现人工智能那种懵懂、纯洁又悲天悯人的性格,他是因为担心妲拉演不好才增加了对白,降低表演难度。
  
      现在改回去不是作死么?
  
      果然,他按田立的要求修改剧本以后情况更差了,宫以晴的光芒完全掩盖了金属姬该有的亮点,以至于先导预告片剪出来的时候连傻子都看得出妲拉担不起传说中的“一番”。
  
      微博上的热度才刚刚下去一点,因为预告片的出现再次掀起了撕逼的热潮,老攻粉手撕人妖粉,双方粉丝差点把热搜榜都艹翻了。
  
      不知道怎么的,某一天忽然有人又把李维斯揪了出来,说编剧的锅不应该让演员背,明明是他写的剧本太烂,才导致两个女主配合这么困难,一个压一个,完全没表现出百合爱应有的萌点。
  
      李维斯就这样莫名其妙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双方粉丝在某些舆论的引导下瞬间同仇敌忾起来,开始对他的声讨,甚至有人往剧组寄刀片,要求他滚出编剧组,回去老老实实写他的low逼网文。
  
      李维斯在片场忙着配合田立,根本没精力理会这些事情,但作为他的脑残死忠粉,唐熠可就没那么好的脾气了,从封闭式补习班出来的当天就气了个七窍生烟,连夜把整件事摸了个清清楚楚。
  
      其实事情很简单,撕逼事件是宫以晴的团队策划出来的,目的是为了炒热度,妲拉的团队心领神会,趁着风头也炒了一把。但舆论这个东西,一旦炒起来就很难控制,到最后两边撕得太惨烈,已经伤害到了艺人的形象,双方团队发现风头不对,只能把战火往别的地方拉。
  
      导演有后台,资方不能得罪,李维斯作为整个剧组最没有背景的一个人,自然而然成了祸水东引的首选,于是两边团队心有灵犀地调转矛头,请他做了一把躺枪侠。
  
      唐熠:呵呵。
  
      从第二天开始,唐熠强势进驻剧组,带着唐辉配给他的保镖和助理,开始了他的“监制”生涯。也就是从这一天起,大家发现剧组的风向变了,以前对两名主角唯命是从的统筹大人忽然一改往日的作风,排进度的时候完全不考虑两个女主的戏份,全部按导演的意思走,于是原本宫以晴一个白天能拍完的戏,硬生生被分成了两个部分,早上拍完了下午等着,临到半夜又上另外一场,工作量一下子加重了一倍,几乎连个囫囵觉都睡不上了。
  
      宫以晴的助理找统筹理论,统筹完全不叼,只说是监制和导演的安排。资方爸爸不能得罪,助理也没有办法,只能陪着宫以晴干耗。
  
      妲拉更惨了,拿着李维斯改好的剧本演了好几遍,好不容易差不多了,田立刚要拍板,唐熠轻飘飘一句“不行”,原著往外一甩:“这么改剧情都不连贯了,我们要考虑粉丝的意见,微博上大家对预告片这种风格很不满意,还是尽量忠实于原著吧。”
  
      田立也觉得她说的有理,把李维斯最早一版的剧本又翻了出来,唐熠还嫌不满意,把其中一些台词直接替换成了原著里的对话,篇幅一下子增加了两倍:“粉丝对宫小姐的演技期待度很高,我觉得不用刻意降低对白难度,还是给他们一些惊喜吧。”
  
      宫以晴的演技只能说及格,离真正的“演技派”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妲拉更不用说了,就算把台词全部改成泰文,她也背不下那么长的段落。于是漫长的磨合来了,ng的次数以几何级数上升,一场戏从白天拍到晚上,到最后两个主角对自己的智商都产生了巨大的怀疑,连助理都觉得她们演得实在是太烂了。
  
      几天之后,宫以晴的经纪人回过味儿来,拐弯抹角把电话打到了唐辉那里。唐辉莫名其妙,把小二黑叫过来问了一遍,才知道自己弟弟这是给自家太太出气去了,回头敲打了一下那个推荐宫以晴的合作商,对方立刻把宫以晴的经纪人骂了个狗血淋头,让他以后炒作的时候长点儿脑子,弄清楚谁能黑谁不能黑再下手。
  
      又过了两天,李维斯忽然发现自己多了很多“死忠粉”,在微博和论坛上长篇大论地开始给他“洗白”,从文笔到脑洞,从故事到架构,把他夸了个上天入地,正面刚了以前那些黑他的人。到最后李维斯都开始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太谦虚了,搞不好自己根本是文曲星下凡啊!
  
      最后还是桑菡告诉了他真相,其实他好不好都跟这些舆论没关系,这一切腥风血雨不过是炒作而已。
  
      李维斯有点怅惘,同时也为唐熠对自己的保护深深感动——这孩子对他是真爱啊!
  
      为了表示对他的感谢,李维斯周末请唐熠吃饭,两人坐在广廷市最有特色的烧烤店,唐熠嘻嘻笑着说:“太太你别生气哦,这两天你也跟着折腾得不轻,不过主要还是因为她们演技太烂了,不然也不至于ng这么多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