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前夫高能 > 第123章 S5

第123章 S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24,
  
      外面天色微明,东方隐隐泛出一丝鱼肚白,李维斯穿过寂静的街道,沿消防通道上了三楼,从宗铭撬开的防火门进入陈桦家。
  
      客厅中的灯被打灭了,只有破碎的落地窗透进来一片晦暗的光线,影影幢幢之中,呼喝声此起彼伏。郑天生不知何时被帕第抱住了,正疯狂挣扎,因为两个人缠得太紧,旁边的保镖和打手一时间都不敢开枪,纷纷扑上去想把帕第拉开。
  
      陈桦匍匐在茶几边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昏过去还是死了。大门外传来警察按门铃和拍门的声音,但很显然谁也不会给他们开门。
  
      到处都没有宗铭的影子,李维斯心中焦急,蹑手蹑脚地走进餐厅,忽听身后一声轻响,一只温热的大手从身后掩住了他的嘴巴,强硬地将他拖了回来。
  
      “出去!”宗铭低声但极为严厉地说,硬将他拖到防火门边,一把推了出去。
  
      “他们有枪!”李维斯抓着他的衣袖说,“警察来了!”
  
      “出去!”宗铭重复了一遍,反身进去,一把锁了防火门。
  
      李维斯攥着拳头站在门外,不知道该担心还是该生气,里面一片混乱,宗铭只有一把□□、四支合金箭,郑天生的人个个都带着枪,警察万一破门而入,会不会把他当匪徒误伤了……
  
      然而再担心也是无济于事,宗铭不可能让他涉险,他似乎也没有能力保护或者帮助宗铭……李维斯有一瞬间的灰心,转身要下楼,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刚才帕第的情况似乎不正常!
  
      原本陈桦都已经稳住了郑天生,他们还有三天时间可以转圜,为什么他要忽然发难?
  
      超级脑发作?
  
      不,不像,超级脑发作的时候人会变得异常冷酷执着,但从来不会这样疯狂……他这个样子,似乎更像是被超级脑控制的人!李维斯脑海中迅速掠过那个自己刚来石湖农场时遇到的疯子,那人就是因为被王浩控制才会肆无忌惮地乱杀人。还有死在酒店里的张斌和周宝妹,也是因为被清扫者控制才互相残杀血流成河……
  
      联想到陈桦说帕第在西堰河边“失控”,以及最近“不稳定”,李维斯忽然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想岔了,帕第根本不是超级脑,而是被超级脑控制的那个人!
  
      他和疯子一样,是一把“刀”,一个工具,真正的超级脑此时此刻应该正在附近控制着他!
  
      宗铭的推断是对的,这个案子还有第三重真相,那个在陈桦假住处内设局的人很可能才是真正的超级脑,也是真正的幕后黑手。郑天生应该就是他引过来的,他就是想趁着此刻的乱象控制帕第,干掉郑天生,干掉陈桦、干掉所有人!
  
      甚至,干掉自己和宗铭!
  
      李维斯瞬间一身冷汗,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思考着这间公寓左近可以藏身的地方——超级脑需要一定的距离来控制他的“刀”,帕第发作得这样厉害,他肯定就在附近!
  
      上下左右都是住户,这两天他和宗铭一直在观察这里,没有发现可疑的邻居,那么这个人只能藏身在消防通道或者某个楼梯间里!李维斯后颈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此刻离他不到十米远!
  
      必须找到他!
  
      李维斯略作思忖,转身往楼上跑去——这里是三楼,一层是大堂,外面有郑天生的人把守,二层相对来说更加危险一些,如果他是超级脑,绝对会选择四层以上的楼梯间!
  
      右耳耳机里传来破门的声音,有人在用泰语大声叫喊“不许动!警察!”,左耳的蓝牙对讲却一片安静,宗铭似乎连呼吸都敛了起来,完全听不出动静。李维斯跑上五层,脚步微微一顿,鼻端飘过一丝极为浅淡的香气,好像有点似曾相识。
  
      香水?不,香水没有这么淡,李维斯抽了抽鼻子,感觉似乎是洗发水的余香,就是完全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它是女用的。
  
      妲拉?
  
      李维斯加快脚步往楼上跑去,一口气跑到十七层,终于听到头顶传来猫一样轻微的脚步声,同时洗发水的味道也清晰了起来。
  
      “妲拉?!”李维斯喊了一声,那人脚步停了一下,随即一阵剧烈的震颤袭来!
  
      李维斯大脑一晕差点摔倒,还好他免疫力很强,并没有被这一次攻击击倒,甩了甩头便继续往上飞奔而去!
  
      两人在消防通道里沉默地狂奔着,只听到彼此粗重的喘息声。就在李维斯即将跑上顶楼的时候,天台的铁门“咯吱”一声被打开了,那人跑了上去,旋即“咔哒”一声在外头将们反锁了起来。
  
      “妲拉!”李维斯扑在铁门上,大力拍了两下,没有动静,于是转身又往楼下飞奔而去,差点把肺都跑炸了,终于冲出了楼门。
  
      朝霞初现,一个纤瘦的黑影从楼顶垂绳而下,跳进二层裙楼的围栏,之后极为利落地从上面一跃而下,就地打了个滚,往西跑去。
  
      “站住!”李维斯追了上去,堪堪跑到路口,眼看离她只有七八米远,拐角处忽然冲出一辆黑色轿车。那人一个鱼跃跳进打开的后车窗,汽车扬长而去,不见踪影!
  
      车子的号牌被贴纸挡起来了,完全看不见,李维斯徒劳地追了两步,站在路边剧烈喘息,恨恨骂了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