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中国猎人 > 状况说明

状况说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师里来了个第一政委,级别比师长政委都要高,刚刚在训练基地突击检查发现了炊事班有问题大发雷霆把副师长和副政委骂哭了。
  
      类似的小道消息像看不见的病毒一样传遍了整个师所有单位,以至于每个单位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基层的官兵们大概只在乎一件事情——把副师长和副政委都骂哭了,可见那个第一政委脾气多么火爆。
  
      千万不要被逮着,逮着的就是个死。
  
      只花了一天时间,全师各个单位都知道了训练基地的事情。于是一场各个单位自发的大检查开始了。
  
      但是,在当天,李牧并不只是只突击检查了训练基地。
  
      李牧就真的午饭都没在训练基地吃,马上驱车赶往了岗亭边防派出所。岗亭边防派出所是海警第一师这么多基层单位最特殊的一个。海警部队的边防任务已经悉数的交给了专业的边防部队,全力的做好海上警察这个角色。但是海警第一师依然保留了一个边防派出所,就是岗亭边防派出所。
  
      岗亭边防派出所所位于岗亭镇,这个渔港小镇的位置同样非常的特殊,它就在北部湾边上,和越南隔海相望,并且是通过北部湾前往越南的直线距离最近的一个港口。一直以来各种偷渡走私活动非常的猖獗,因此这里的边防缉私工作非常的重要。也因此海警部队改革之后没有马上交给公安边防部队。
  
      岗亭边防派出所是正营级单位,比许多边防派出所的级别都要高。
  
      半路上,李牧指了指前面的村庄说,“靠边找个小饭馆把午饭解决一下。”
  
      王国庆依言在前面的小集市靠边放慢了车速。
  
      这个小集市是附近几条村庄人们日常生产的一个据点,有小超市有小菜市场有修车铺有小饭馆,有日常生活必有的几个要素。
  
      差不多两点的时间,前面路边竖着块招牌写着“发达饭点”,有一台厢式货车停在那里,饭店外面的露天棚坐了三名男子在翘着脚吃饭,看样子是货车的司机们。
  
      经常会有运输海鲜的冷冻车经过这里,碰上饭点就就近吃个饭,这种路边的小饭馆赚不了大钱,每个月能有几千利润就算是出了奇迹,这种家庭式的小饭馆就是留守的上年纪的人图有个事情做。
  
      2030d越野车已经挂上了地方牌照,李牧等人也换上了早就准备好的便装。在突击检查这方面,李牧是一点情面都不讲的。一般来说,领导的所谓的突击检查,绝不是真的突击检查。基层是肯定会得到消息的。就算领导强调不能事先打招呼,身边的参谋干事们也会提前打招呼。
  
      没有哪位领导希望看到自己的部队糟糕的一面,因此通常也是默许状态。抓问题似乎不是目的,让基层的干部骨干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是目的。
  
      坐下来之后,李牧道,“发工资了,这顿我私人掏腰包请你们吃。”
  
      王国庆把老板招呼过来,然后说道,“头儿,我来吧。”
  
      宋小江说,“不行不行,这顿饭得我请。挺长时间了还没请老师和班长你吃过饭。”
  
      李牧呵呵笑,“行,那我们就专拣好的点,狠狠的宰小宋一顿。”
  
      “必须得。”王国庆就扭头去问老板,“老板,有什么好吃的?”
  
      老板是个五十岁出头的庄稼汉,一双手粗糙得很,肤色黝黑黝黑的,可见也许开饭店只是个兼职,他用围裙擦着手,如数家珍道,“白切鸡白切鸭猪头肉扣肉,还有海鲜,新鲜的大虾和螃蟹,还有鱼,都是刚上岸的。”
  
      他有眼力,看到这几位客人气度非凡说的又是标准的普通话,开的车又那么的霸气,一看就是有钱人,因此专挑贵的报。
  
      李牧摆了摆手说,“就两斤白切鸡半斤猪头肉搞个鱼仔汤,简单吃点。”
  
      “海鲜很好吃的,很新鲜,老板,来点海鲜?”老板说。
  
      对外地人来说,海鲜的水深得很。
  
      可惜李牧是本地人。
  
      他笑了笑说,“不了,晚上到了岗亭有海鲜大餐。”
  
      “好的好的,几位稍等片刻。”老板就去忙活开了,因为刚才李牧说的那句话用的是方言,既然是本地人,老板就懒得浪费力气了……
  
      李牧点的几个菜都很快,白切鸡切了端上就完事,鱼仔汤也很快,水煮开扔点盐巴就搞掂。三人不多说话,端起饭碗就开吃。
  
      边上的三名司机边吃边说着话,一会儿你一句我一句,一会儿其中一个人情绪激动地说了好大一串,随即三人一起摇头叹气,最后以粗口结束话题。沉默了一阵子又说起同一天话题,最后又是一阵子痛骂,然后继续以摇头叹气告终。
  
      王国庆和宋小江听不懂方言,但是李牧听得懂。很快,王国庆和宋小江就发现李牧的脸色变得很冷了。
  
      李牧把碗里最后一点米饭吃完,拿了桌面上的大中华转过身去和那桌司机打招呼,“师傅,抽烟抽烟。”
  
      面对疑惑的师傅客气着接过烟,李牧说道,“怎么现在跑运输还要收路费吗?除了高速费,其他公路的养路费早就取消了吧,再说你们这是海鲜冷冻车,听说高速费都是免的。”
  
      一只脚踩在椅子上的司机点了烟抽,说,“哎你有所不知啊。我们有绿色农产品通行证,高速是不收钱的,但是跑这条路就要交钱。你不交可以,查你这样那样的问题,抓到就是两三百一次。我们跑一趟才赚几个钱,罚两次一趟白跑咯!”
  
      另一名年轻点的司机说,“那帮土匪啊,没钱喝酒了就上路弄,我们老百姓有什么办法。”
  
      怨气冲天。
  
      李牧问,“不可能吧,岗亭没有交警,谁罚款。”
  
      岗亭的特殊之处还在于它的位置非常的偏僻,距离最近的县城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关键是路况非常的差。岗亭的渔港上岸的海鲜是比较多的,那边的渔船也非常多,但是唯一一条与外界交流的公路却烂得不成样。
  
      年轻司机说,“一看大哥你就没来过这里。罚款的不是交警,是派出所那帮混蛋。货车有哪个没点问题的,都是小问题,我们拉海鲜的车,偶尔的撒点水出来,也会被罚款。你没办法啊,你也得跑,老老实实买月票呗。”
  
      “月票?”李牧诧异。
  
      脚踩在凳子上的司机说,“按月交钱,每个月一千,这样怎么样都不会罚款了。******这帮叼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